田鸿飞:从币圈、链圈到网圈,谈区块链的大浪淘沙

发表时间:2018/1/30   来源:“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作者:
[导读] 围绕比特币,有人埋头挖矿,有人卖矿机做硬件,有人专心炒币,还有猥琐发育搬砖挣差价的。以及做交易网站、资讯网站和论坛的创业者。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田鸿飞

  币圈早期的发展概况

  比特币2009年起源于加密极客社区,2011年前后,国内开始出现第一批草根信仰者。随着币价一路上涨,这个群体迅速壮大,吸引了各色人等涌入。

  从线上讨论小组到进一步线下交流,现在中国币圈的大佬,早期无一不是混迹于车库咖啡。2013年左右,在车库一度是可以用比特币消费换咖啡的。

  围绕比特币,有人埋头挖矿,有人卖矿机做硬件,有人专心炒币,还有猥琐发育搬砖挣差价的。以及做交易网站、资讯网站和论坛的创业者。

  后来大玩家开矿场,又形成了联盟式组团分收益的矿池。与今天ICO首次代币发行类似的是,那时还有人通过IPO的方式众筹资金来制造矿机。

  ICO发展第一阶段

  2013年12月以中国央行的一声号令,切断了数字货币交易所的充值通道,将比特币从8000人民币打到2000人民币。

  此时随着政府对比特币的管制,直接导致了比特币的去货币化。因为不同于早期的技术极客和草根信仰者,2014年进入的主流技术公司和金融创业者都是“穿鞋”的,他们是规则遵守者。

  在2014和2015年比特币交易的低潮期,这些后来入场的公司和创业者开始探讨去货币化的区块链技术,注重行业应用。

  当时主流社会的观点是,比特币没有货币价值,但是其基础技术区块链却非常有颠覆性创新。这种观点直接导致了重视区块链技术的公司脱离比特币,形成了所谓的链圈,代表性组织就是R3和Hyperledger。

  受限于缺乏场景支撑,成立于2015年左右的国内所谓链圈企业,一直都是苦哈哈的状态。

  特别背景和信仰的不同,造成了当时币圈有钱赚,看不起链圈没有商业模式;而链圈自视清高,看不起币圈的急功近利。

  熬了两多年,直到2016年8月,以NEO的二期ICO成功为标志性事件,链圈企业终于等来了2017年爆发的ICO浪潮。特别ERC20降低了发币门槛,让链圈再次回归拥抱币圈。

  作为第一批ICO尝鲜的企业,现在看来这些企业市值都在50亿人民币以上,代币升值都至少20倍以上。这些企业在区块链领域耕耘技术多年,是链圈的代表。

  备注:此前对于否认Token价值的链圈,我在《为什么说Token对区块链不可或缺》文章里面已论述了其局限性。

  到2017年年底,R3宣称不需要区块链技术也可以做同样的事情,侧面说明去货币化的区块链技术无异于传统数据库技术;另外一方面,IBM作为成员的Hyperledger却开始探讨如何整合token。所以不光公有链,联盟链也将回归币圈。

  ICO发展的第二阶段


  进入2017年6月份,国内一批投机分子的空气币开始进入市场。这些公司的典型特征是,团队背景看着比较华丽,但是没有任何过往历史成绩,更谈不上在GitHub上查询项目代码进度,团队都是2017年才接触区块链。

  他们甚至没有成立公司,主要靠包装一个区块链无所不能的好概念,来忽悠外行众筹投资。投机色彩特别明显。但是受益于市场红利,这些币都有5倍以上的升值。

  不过仅仅几个月过后,这些泡沫浓厚的空气币,就漏出了诈骗的马脚,被媒体报道曝光,这些公司成为了监管治理的重灾区。特别在2017年9月,随着国内七部委叫停ICO融资,调查传销平台和代投人等,迫使国内几大交易所开始转战海外。

  ICO发展的第三阶段  

  眼看ICO热潮让懂概念、懂技术、有背景、能忽悠的链圈大发其财。进入2017年12月份,一些由传统VC投资、估值在数亿人民币的互联网企业,开始跑步入场ICO,形成了网圈。

  对比链圈公司,这些网圈公司自带光环,有一流VC公司背书,看不起链圈是空气币,认为自己是有资金、有用户、有场景的三有网圈。对比上批空气币公司,这些公司明显更优质,但由于这些公司进入市场比较晚,币值升值一般少于5倍。

  不过大浪来了,泥沙俱下,第三批形成的所谓互联网网圈企业的ICO,有很多都是为了ICO拼凑的场景,为了区块链而区块链,为了圈钱而ICO,这些企业的代币很多都“破发”。而这个时期再进入的空气币已经很难发行出来,即便发行后上了交易所也同样会跌破发行价。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