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患者主观幸福感的异同对比

发表时间:2018/1/31   来源:《心理医生》2018年2期   作者:黄玲 陈婕 陈丽萍
[导读] 从而积极的面对困难和坎坷,提高自身的幸福指数,缓解来自内心的压力,及早恢复身心健康。
(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医院精神心理康复中心  广西南宁  530021)
  【摘要】目的:探究焦虑症、抑郁症与强迫症患者主观幸福感的异同特点。方法:2016年4月至2017年2月我院门诊及病房接收并进行就诊的焦虑症55例、抑郁症78例与强迫症50例患者分别与50例正常人进行对照,通过幸福感指数问卷与HAMD抑郁量表测评调查分析。结果:焦虑症、抑郁症与强迫症患者的主观幸福感与正常人对照具有较大差异性(P<0.05),强迫症患者组主观幸福感与绝望感因子、迟缓因子、日夜变化等因子呈现负相关性,焦虑症患者与睡眠因子、认知因子、绝望感 因子呈现负相关性,而抑郁症主管幸福感与绝望感因子呈现负相关性(P<0.05)。抑郁症患者的绝望感因子、强迫症患者的绝望感因子以及焦虑症患者的睡眠因子与认知因子等都是限制患者主管幸福感的重要因素。结论:焦虑症、抑郁症与强迫症患者主观幸福感受多种因素的影响,只有最大程度上降低这些因素的影响才能提高焦虑症、抑郁症与强迫症患者的主观幸福感。
  【关键词】主观幸福感;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
  【中图分类号】R395.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8231(2018)02-0352-02
  引言
  焦虑症、抑郁症与强迫症是精神疾病中较为常见的类型,受自身身体素质、环境刺激、突发事件以及器质性病变等因素的影响,发病率极高,对患者的身体健康以及精神生活造成严重影响[1],临床治疗中对此高度重视。而主观幸福感主要是对生活满意度和情感平衡的体现,是对生活质量总体的评价和概括,具有整体性、稳定性和主观性等特点。而焦虑症、抑郁症与强迫症患者主观幸福感存在共性,都会受到病症的影响且受社会环境、生活学习、工作、家庭关系、社会关系支持等因素的影响,另外受遗传因素的影响,对焦虑症、抑郁症和强迫症患者的生活质量产生较大的影响。据相关资料显示,主观幸福感的测评可对自信心、愉悦感、自主意识与力量感等指标的分析而评定,也可以通过影响因素的分析而判定,找出影响精神疾病患者幸福感的因素,为提高焦虑症、抑郁症和强迫症患者的质量而不断努力。本文通过对抽取的焦虑症、抑郁症与强迫症患者通过调查测评,分析其主观幸福感之间的关系和异同点等,并就存在的问题提出针对性的建议和策略,以供参考。
  1.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2016年4月至2017年2月我院门诊及病房接收并进行就诊的焦虑症55例、抑郁症78例与强迫症50例患者分别与50例正常人进行对照,通过幸福感指数问卷与HAMD抑郁量表测评调查分析,在实验中抽取的精神疾病患者(焦虑症、抑郁症与强迫症患者分别为55、78与50例)均不受其他神经系统疾病、糖尿病、高血压以及其严重脏器官受损等因素影响,具有统计学研究意义(P>0.05),且所有研究病例在其病程、身高、体重、性别、生活环境、家庭背景、学历以及病情严重程度等方面无较大差异性,均通过了2016年中国医学会制定的《中国精神疾病患者的分类诊断与治疗标准》进行判定,符合研究要求。所有抽取的研究对象均为自愿参加本次研究并签订同意书后纳入试验分析,其中对照组对象年龄区间为20-56岁,平均值(38.6±5.7)岁,女性患者95例,男性患者88例。
  1.2 研究方法
  通过发放调查问卷的方式进行测评,包括对焦虑症、抑郁症与强迫症患者的婚姻、职业、年龄、性别等人口学资料进行调查,利用HAMD、主观幸福感指数表等进行调查,得分数越高证实主观幸福感越强。利用收集的方法获得症状学数据资料,通过专业受训过的医生等对患者的幸福感指数进行评定,并通过自评问卷来调查心理学相关内容,受训人员统一进行指导,并填写后回收、评估。
  1.3 数据指标获取与判定
  研究中通过对收集的实验数据和信息进行分析,并将获得的数据通过2016年WHO推出的《中国精神疾病患者的分类诊断与治疗标准》判定[2],并观察焦虑症、抑郁症与强迫症患者主观幸福感的影响因子的特点。
  1.4 对试验数据进行统计处理
  本次实验中抽取了研究对象进行实验并收集各项数据指标和信息,并针对获得信息和数据选择统计学软件分析,本次研究应用到的是统计软件为SPSS 21.0,通过处理统计,并用卡方检验和t检验,评估组间和组内数据,从而探究两组数据的差异性。
  2.结果
  抽取的焦虑症、抑郁症与强迫症患者人口学特征分析,结果显示,抑郁症、焦虑症、强迫症与正常对照组年龄平均值为(32.6±5.4)、(33.9±6.5)、(28.9±4.2)与(30.7±7.1)岁,且抑郁症组女性多于男性,其余组别中男女比例接近1:1,婚姻状况中已婚占55.7%、64.2%、47.9%、43.9%,未婚占39.2%、32.1%、52.1%与56.1%,其余为丧偶或者离异。
  焦虑症、抑郁症与强迫症患者主观幸福感得分与汉密尔顿抑郁量表总分因子的相关性
  表1  抽取的焦虑症55例、抑郁症78例与强迫症50例患者HAMD总分
  与各因子的关系对照
 
  焦虑症、抑郁症与强迫症患者的主观幸福感与正常人对照具有较大差异性(P<0.05),强迫症患者组主观幸福感与绝望感因子、迟缓因子、日夜变化等因子呈现负相关性,焦虑症患者与睡眠因子、认知因子、绝望感因子呈现负相关性,而抑郁症主管幸福感与绝望感因子呈现负相关性(P<0.05)。
  3.讨论
  主观幸福感(Subjective Well-Being,简称SWB)是指对生活质量的反映和整体性评价,是心理学上研究的整体性、主观性的概念[3],反映了在特定时期内人们的生活满意度与情感反应,是相对稳定的数值。由于主管幸福感受自身因素、环境因素、社会因素、工作和学习因素[4]、家庭因素以及社会关系和社会支持因素的影响,故人的主观幸福感也会受到影响。对于受到刺激性或者产生心理病变的患者其主观幸福感也会受到限制和影响,幸福感指数会存在不同程度的降低,影响到患者的生活质量[5]。只有真正明确精神疾病中焦虑症、抑郁症和强迫症等类型患者的幸福感指数的影响因素,才能找到限制该类患者生活质量的因素,最大程度上消除这些因素对患者的影响,提高焦虑症、抑郁症和强迫症患者的生活质量和身心健康,让患者能够积极的面对社会生活。本文通过对抽取的焦虑症、抑郁症与强迫症患者主观幸福感进行调查分析,结果显示,焦虑症、抑郁症、强迫症患者的主观幸福感均受其病情影响,且抑郁症患者的程度越高越能降低患者的主观幸福感,抑郁症患者的绝望感因子、强迫症患者的绝望感因子以及焦虑症患者的睡眠因子与认知因子等都是限制患者主管幸福感的重要因素[6]。总而言之,要想提焦虑症、抑郁症与强迫症患者的主观幸福感,就需要加强对抑郁症、焦虑症和强迫症患者的鼓励和抚慰,让其保持生活的热情和积极性,提高对生活、工作和学习的信心[7],从而积极的面对困难和坎坷,提高自身的幸福指数,缓解来自内心的压力,及早恢复身心健康。
  
  【参考文献】
  [1]李越,崔红志.农村老人主观幸福感及其影响因素分析-基于山东、河南、陕西三省农户调查数据分析[J].中国农村观察,2016,(04):18-28.
  [2]赵新宇,范欣,姜扬.收入、预期与公众主观幸福感-基于中国问卷调查数据的实证研究[J].经济学家,2016,(09):15-23.
  [3]崔红志.农村老年人主观幸福感影响因素分析-基于全国8省(区)农户问卷调查数据[J].中国农村经济,2015,(04):72-80.
  [4]吴愈晓,王鹏,黄超.家庭庇护、体制庇护与工作家庭冲突-中国城镇女性的就业状态与主观幸福感[J].社会学研究,2015,30(06):122-144+244-245.
  [5]胡洪曙,鲁元平.收入不平等、健康与老年人主观幸福感-来自中国老龄化背景下的经验证据[J].中国软科学,2012,(11):41-56.
  [6]李后建.不确定性防范与城市务工人员主观幸福感基于反事实框架的研究[J].社会,2017,34(02):140-165.
  [7]徐映梅,夏伦.中国居民主观幸福感影响因素分析-一个综合分析框架[J].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16,(02):12-19+158.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